第162章 米·戈

作者:賣盤的狐貍
    意外的收獲!

    原本還急著離開的祝覺在聽懂丹尼斯言語間的意思后立刻改變了計劃。

    盡管在義盟據點的時候他就想到了這個殺人游戲的幕后組織有極大的可能與精神污染源怪物有所聯系,但他怎么都沒想到自己居然會以這種方法得到實驗室的主事者邀請,前去跟那些家伙見上一面。

    祝覺并不擔心自己會暴露身份,因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自己現在的精神狀態和外在表征就算跟丹尼斯說自己是人類,后者恐怕也是不會相信的。

    “偉大種族還是古老者?”

    跟在丹尼斯的身后走了一段路,祝覺想了想,突然開口問道。

    “什么?”

    丹尼斯正思考著待會兒該怎么招待這位“貴客”,面對祝覺的提問,一時間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說的智慧種族,難道不是它們?”

    祝覺仿佛是理所應當的說道。

    “您......見過它們?”

    偉大種族還有古老者,丹尼斯從自己的合作者那兒知道它們卻從未實際見過,也曾花費巨大的精力去尋找兩種存在,可惜一無所謂,而眼前這人居然隨口就說出了這兩個精神污染源怪物中的特殊存在。

    這讓丹尼斯看向祝覺的眼神愈發恭敬。

    “當然見過,我曾和偉大種族穿梭時間,也曾與古老者一同對抗過不定形的修格斯,但那也是幾億年前的事了......你所說的智慧種族居然不是它們,這倒是讓我有些好奇?!?

    祝覺跟這兩個智慧種族是實實在在的接觸過的,不論是它們的性質還是能力,他都有所了解,特別是與前者還有過一段時間的交流,用這些經歷來誆騙一個對它們只是一知半解的家伙簡直不要太簡單!

    “它們的本體并不存在這里,為了能夠方便通訊,我與它們之間有一條特殊的聯絡線,就在這里邊?!?

    站在那扇滿是齒輪的保險門門口,丹尼斯半躬著身,邊說著邊去開門,

    “請您在外邊稍等,我進去征求一下那位存在的意見?!?

    此時的丹尼斯已然完全的相信祝覺同樣是一個不知道來自于何處智慧種族,畢竟后者隨口說出來的那些內容即便是自己也只是在一些特殊的渠道聽過只言片語,再加上那些根本不是人類所能擁有的能力,他可不信有人能用這些東西來欺騙他。

    不過即便如此,丹尼斯也不敢隨意給那位存在引薦其他的種族,主次他還是能分清楚的,現在這位是敵是友還待考究,貿然的讓他跟自己這邊最大的核心機密見面自然還需要征得后者的同意才行。

    祝覺并沒有在外邊等太久,大約三分鐘后,齒輪轉動的嚙合聲中,大門再度打開。

    丹尼斯站在門口,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祝覺以為里邊會是什么恐怖的存在,等他跨步進去才發現這個跟銀行存放金條的房間差不了多少的地方里邊居然空空蕩蕩,唯一的東西就只有一個白色的平臺及擺放在上邊的圓柱體盒子。

    它大約有一英尺高,直徑略小于一英尺,三個奇怪的凹槽呈等腰三角形分布在凸圓的表面上,除此之外還有些奇特的,看上去讓人感到惡心的符文。

    “我確實感受到了某種奇特的力量,這就是你所說的聯絡線?”

    面無表情的打量著面前的圓筒,祝覺試圖找到其中的關竅。

    這個盒子并非人類造物,祝覺確定這一點。

    “你是誰?”

    機械且單調的聲音在房間內突兀的響起。

    “我是我!”

    祝覺的回答不卑不亢,其實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畢竟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種族,但這時候氣勢絕對不能弱就是了,當即反問道,

    “你又是誰?”

    “我們是米·戈?!?

    面對祝覺明顯是在迂回的回答與問題,圓柱體盒子的回應倒是非常實誠。

    米·戈?

    祝覺搜索著記憶當中所有有關于精神污染源怪物的情況,最終卻發現自己沒有在任何地方看見過有關于這種精神污染源怪物的資料,哪怕是異調局和考古協會的資料庫內也沒有提及。

    一個能與偉大種族和古老者的智慧種族......當然,也有可能是褚蕓和奧莉薇各自在這兩個組織中的地位還不足以接觸到這方面的資料的緣故。

    “你們究竟是......”

    祝覺在來時的路上就已經想好要試探這些怪物,光知道一個名字自然無法滿足,然而問題還沒說出口,眼前便又陷入一陣恍惚。

    意識再度飄飛,周遭的一切陷入黑暗。

    迷蒙中,祝覺的耳邊似乎又響起了那標志性的單調聲音。

    “你的靈魂擁有特殊的印記......伊塔庫亞,盡管已經非常淡薄......那是偉大存在的仆從,敵人應該抹殺......不,黃衣之王應當被尊重,哪怕只是他仆從的仆從......計劃不容許被破壞,你必須立刻離開這,返回即殺!”

    兩個相似的聲音在腦海中爭論,祝覺仿佛看見有無數色彩鮮艷的花朵在視野中開放,又像是一如既往的黢黑籠罩整個思想。

    僅僅只是持續數秒,精神便歸于寂靜。

    房間內,丹尼斯看著突然軟倒在地上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他以為米·戈同意見祝覺,或許是有合作的意思,結果雙方才打了一個照面,前者便直接動手驅散后者的靈魂,這完全是他意料之外的情況。

    “丹尼斯,這是我們的合作,不允許其他的存在插手,如果你違背了我們的約定,我們會告知你的首領?!?

    圓柱體內的存在似乎猜到了丹尼斯的想法,直截了當的表示拒絕任何外來者加入計劃。

    “我會注意的,這是最后一次!”

    沉默數秒,丹尼斯最終還是躬身退出了房間。

    銀色金屬大門逐漸關閉。

    ......

    砰!

    棕色木門打開,因為開門者情緒激動的緣故,整扇門撞到一旁的墻壁上發出沉悶聲響。

    “祝覺,你醒了?”

    素子抓著門把手,有些緊張的看向此時正半倚在座椅右側,輕揉懷中的猞猁額頭的男人。

    他看上去有些疲憊,清晨燦金色的陽光從房屋一側的窗戶間投射下來,映照在他的臉頰上,空著的那只手拿著一個金屬小壺,不斷地往嘴里灌著酒水。

    這讓他整個人看上去都沉浸在光芒中,

    在代表著特別任務的目標怪物死亡的瞬間,祝覺占據的志愿者便直接癱瘓在地,當時素子正在觀察地上的尸體,收集有價值的數據,等她回過神來,志愿者的電子腦已然被切斷。

    失去切實的載體,即便她的分析能力再強也不得不返回,然而等她在據點中醒來,想要找祝覺商量情況時卻發現他依舊在沉睡并且絲毫沒有蘇醒的跡象。

    這無疑嚇到了她還有付英雄,誰也不希望祝覺在這個任務當中出事,有心想要上前檢查,卻因為風鈴的存在無法接近,只得在門外守候。

    “嗯,讓我休息會兒,有點累......幫我去準備一份早飯,雞絲粥,配咸鴨蛋還有腌黃瓜片,另外把這個拿去幫我冰鎮一會兒,我得靠它醒腦?!?

    連續兩次的意志轉移帶來的后遺癥同時爆發的結果就是祝覺現在連思考要喝什么粥腦子都會有些發脹,扔一瓶月光酒給素子,讓她先幫自己拿去凍著,自己則是點起一根香薰,想著盡快恢復些精神,把腦海中令人感到煩躁的細碎低語清理出去。

    所幸祝覺的精神意志早已習慣了這種惡劣的狀態,恢復起來并不需要耗費太多的時間。

    等到素子從外邊買來雞絲粥還有那些祝覺要求的配菜,后者已經離開房間,轉到天臺。

    天氣入秋,早晨到正午的時段正是最舒服的時候,搬了張躺椅在天臺的正中央,祝覺挪動著屁股,將身邊的指給素子。

    啊~

    張開嘴,發出“飯來張口”的聲音。

    大抵是覺得這一次讓祝覺冒如此大的風險有些對不住他,素子遲疑了幾秒便在付英雄驚訝的目光中端起了雞絲粥。

    祝覺翹著二郎腿,邊吃著,邊伸出一根手指指點著木桌上的小菜,有什么特別想吃的就多點幾下,素子自然就會把筷子伸過去。

    趁著吃飯的空隙,祝覺略去了殺人游戲的內容,直接跳到意識二次轉移后的場景,提及關于殖裝還有米·戈的意外的發現。

    這一說就說到了正午時分。

    除開自己釋放能力欺騙對方這部分說的含糊不清意以外,在其他方面沒有絲毫的隱瞞。

    不出意外的,得知殺人游戲的幕后組織確實與精神污染源怪物有所勾結的付英雄還有素子都表現出了一定程度的驚訝。

    “我的說完了,來說說你們的,素子在那個殺人游戲當中有什么發現嗎?”

    祝覺知道的是核心機密,卻不知道這個組織的大體情況,譬如它們現在在哪,應該如何找到他們。

    事實上在知道米·戈的存在后祝覺對這個神秘組織愈發的感興趣,如果說之前只是抱著沒事情干所以插一腳的心態,那么現在祝覺是真準備把這件事情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