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九十四章 圖書館開館

作者:愛吃魚的胖子
    于秋早就習慣了那些和自己不太熟悉的人,用探究或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了,哪怕是房玄齡和長孫無忌這樣時常跟在于秋身邊的人,都會經常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又何況是馮智戴呢!

    許多問題,越解釋就會越說不清,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壓根不解釋,讓他們自己去猜反而更好。

    “不知智戣兄在嶺南那邊有沒有什么進展?”交待妥了種桂花樹的事情之后,于秋又向馮智戴問道。

    按時間算,馮智戣已經回嶺南一個多月,初步的準備應該做好了。

    “我大哥已經組織了兩萬余青壯在廣州港拓寬碼頭用地,并且將你所需的各種物資的信息發布給了各部,只要你們洺州的船去嶺南與諸部完成一次交易,建立初步的信任,今后合作互利的框架和門路基本就能搭建起來了?!狽脛譴饗氳攪飼傲餃輾脛菓璐恿肽戲⒐吹男?,正色道。

    “那我這邊就差不多可以派人過去了,十個建筑方面的人才,十個種植方面的人才,十個經營管理人才,五種高產蔬菜種子,十種高產水果種子,二十種高產香料種子和三十五種中草藥作物的種子,就算是我給嶺南諸部的見面禮吧!”于秋大致報了個數字出來道。

    “這……”

    馮智戴聽到于秋報出來的這一連串的數字,不知道說什么好,只能用一副感激的眼神看向于秋。

    拍了拍馮智戴的肩膀,于秋很快就讓趙河將任務安排了下去。

    這一年多的時間,洺州各個方面發展飛快,涌現出來的人才也不少,尤其是土木建筑,和耕種這些不需要太多文化知識的方面。

    那些原本就是建筑工匠的人,在經過了洺州的一兩個大工程的建設歷練之后,有很多都能獨立帶隊完成一些建筑任務了。

    原本那些種了半輩子田的農夫,在跟著于秋種了一年多的田之后,也學會了全套整田施肥,精耕細作的手段,再加上他們種過一季新作物的經驗,在這個時代,其實就已經算是人才了。

    至于在管理方面,于秋仍舊需要依賴從盧氏接手過來的那些人,要是沒有這些人,即便于秋是一個帶系統的穿越者,也不可能這么短的時間里,將洺州發展到現在這個局面,當世頂尖世家的潛力,在他手上近乎被發揮到極致,各方面的管理能力,其實不亞于李唐朝廷的一半,只是李唐朝廷需要管理的是整個國家,而于秋需要管理的,只是洺州一地以及他旗下的各個大產業。

    和馮智戴在武安縣吃了一頓飯,深聊了一下洺州下一步的治理方向之后,于秋便啟程往山莊趕了,這邊頭,趙七娘已經差人過來告訴他,能夠連通洺津渡和洺水縣的銅線已經打造完畢,工人們可以沿著即將修好的洺津渡通往洺水縣的水泥公路架設電線桿了。

    于秋打算一步到位,為洺州未來全面通電做好準備,他直接照著后世七八十年代農村通電時用的那種電線桿,設計出了一種電線桿,讓混凝土作坊,陶瓷作坊,批量制造出來,用于架設。

    未來,如果系統能夠再度提升于秋的能力,他或許會在煤炭資源較多的武安縣建設起煤電廠,來供應洺州的電力需求。

    不過,即便是給洺州這樣一個生活著差不多一百萬人口,實際用電量可能還不足后世一個縣的地方供電,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可能需要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秋哥兒,不好了,小虎抽筋發顛癥了?!?

    于秋正在作坊里教工匠們如何鑄造架設電線桿呢!沈青和許聰他們一般小孩子們卻急急忙忙的跑過來道。

    “小虎啥時候還有這病癥?”于秋納悶著的說了一句,便快速的往山莊里跑了過去。

    此時已經入秋,山莊里不喜歡穿長袍,更喜歡褲子和褂子的孩子們都穿上了長袖和長褲,小虎的身材整體偏瘦,衣衫穿起來感覺有點寬松,于秋老遠的就看到他將胳膊腿扭的像橡皮一般,如果不是看到了小虎口袋里的mP4和耳朵上的耳機,連于秋也懷疑小虎是犯了什么病癥。

    畢竟,這個時代,可沒有什么誰會跳街舞機械舞之類的東西。

    此刻,小虎居住的后院里早就圍滿了孩子,長孫沖,程家三兄弟,尉遲寶林,甚至李承乾和剛剛被送到山莊來的房遺直和房遺愛兩兄弟,都在盯著小虎看。

    有一些天生愛表演的人就是這樣,越是感受到大家聚集過來的目光,他越是想要表現的更加亮眼一些,幾個霹靂舞里面經常出現的觸電動作,被小虎以稚嫩的方式做出來之后,越走越近的于秋便確定,小虎這是在聽著音樂跳舞,并且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

    “大家不要緊張,小虎這是在跳舞?!庇誶鋨哺Я艘幌亂渙徹匭鬧醋判』⒌納蚯嗪托澩系熱酥?,便來到了小虎的面前。

    眼神的余光看到于秋過來,小虎終于停下他讓人難以理解的舞姿,從耳朵上摘下了耳機。

    “秋哥兒,這音樂好好玩,我聽著聽著就想起舞了?!斃』⒔莞誶锏?。

    都不需要把耳機放到耳朵里面,于秋就聽到了里面強烈的節奏聲音,笑著道,“這本來就是舞曲,專門讓人跳舞的一種音樂,不過,你得將跳出來的舞蹈動作跟曲子的氣質搭上,不能胡亂跳,我記得之前讓你在曲藝界挑了一些人組班子排歌舞表演的,現在怎么樣了?”

    “他們都好傻,演奏出來的曲樂,也沒有這寶物里面放出來的好聽。我讓他們在洺津渡練新樂器了,一兩個月了都沒有練好?!斃』⒂行┖尢懷篩值哪Q?。

    于秋笑了笑道,“你以為人人都是像你一樣的天才??!大多數人,掌握一門樂器或者舞蹈,都是需要很長時間,甚至一輩子的勤學苦練的,這樣吧!過兩天會我會制作一個能將這個寶貝里面的聲音放大很多倍,讓很多人聽到的東西,如果你能帶著那些藝人根據我選定的舞曲,表演一個舞蹈節目,在洺州圖書館開館的儀式上表演,我就將他送給你,只有兩天時間了哦!你能不能做到?”

    “把聲音放大很多倍?讓很多人都聽的到?好呀好呀!你快選歌,我肯定能夠做到?!斃』⒔詿锏膍P4掏出來,遞給于秋道。

    很快,于秋便找到了一首歌,小虎將耳機往耳朵里面一塞,頓時聽到了一陣節奏強烈的曲樂,然之后,一個女聲響起。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

    這歌小虎之前聽到過,腳下也立即跺著步子,手臂也開始動了起來,所有的動作難度都不高,跟后世跳廣場舞的大媽的動作一個級別,看著他一句詞一句詞的在摳動作,于秋滿意的點了點頭,并且,給他做了一些指導,畢竟,于秋現在也是有初級舞蹈技能的。

    沒想到,才兩遍,小虎就定下了一套十分流暢的動作,并且能輕松的將其重復跳出來,這下,于秋就只得放下制作電線桿的事情,快點去研究作坊制造音響了。

    這玩意的原理同樣的簡單,只要對音質的要求不是很高,以于秋的物理技術,以及現在研究作坊里各種齊全的工具,他很輕松就可以制作完成,于秋只是用一天時間,就制作出了一個原型,并且在次日,對其進行了一些升級,讓它的音質,比后世的高音喇叭強了少許,并且制作了很多個可以串聯在一起播放的大喇叭,在八月初一這一天清晨,將其送到了洺州圖書館的大院內。

    這邊的地下室內,于秋一早就讓人安裝了一個蒸汽發電機,是用來維持圖書館內光線不佳時的照明,以及花園內的假山水池里的噴泉運作的,在上面接一條電線出來倒是不難。

    天剛放亮,洺州圖書館就一片人山人海的景象了,場館前的廣場空地上,一片鑼鼓喧天的景象,舞龍,舞獅的表演團隊,盧耀搞了不少,受之前于秋搞的剪彩開業儀式的影響,這邊的開館儀式上,盧耀也做了這方面的設計。

    剪彩的嘉賓除了作為主人的于秋,和作為館長的盧耀本人之外,還有代表朝廷前來恭賀的禮部尚書劉文靜。國子監祭酒,山東孔家當代家主孔穎達。

    以及代表太子東宮前來恭賀的太子詹事李綱,太子洗馬魏征。

    代表秦王府前來恭賀的江南大儒,原李承乾的開蒙老師,太學博士陸德明。書法大家,弘文館學士虞世南等等。

    最關鍵是,還有高句麗的太大兄高翰,新羅國王女金德曼,百濟國王子扶余璋和突厥三大汗帳的代表,顯得這個開館儀式,高的很國際化,讓初次來到洺州的學子們,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世界文化匯聚之地。

    如無必要的話,于秋是不會向外人展示煙花禮炮的,所以,在舞龍舞獅的隊伍開始動起來之后,開館儀式算是開始了,小虎領著十幾個穿著虎頭虎腦可愛萌裝的孩子,以及數十個穿著精神抖擻的長裙的婦人列隊在圖書館正門前站定,于秋也邁步走到了一個圖書館大門中央,一根立著的長桿前面來。

    長桿上面有一個圈形的網狀物用于采音,很像后世民國時期各種夜總會或者劇院的那種比較初級的麥克風,不是于秋不想把它搞的高端一些,但時間和條件有限,目前,只能做出這個級別的東西來。

    “喂,喂,喂~!”

    于秋將嘴巴湊在圓盤式的采音麥克風前面輕輕的喊了三聲,但是,帶給到場數萬民觀禮嘉或賓學子的,是巨大的震撼。

    洺州居然有一種可以放大聲音的神器,只要對著于秋面前的那個東西說話,聲音就能在掛滿了圖書館四周的那種大喇叭里面發出來。

    沒有什么長篇大論的講話,于秋直接開口道,“下面我宣布,洺州圖書館,正式開館?!?

    簡單的一句話之后,一陣魔性的音樂,頓時從各個大喇嘛里發了出來。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

    小虎等人隨著音樂開始舞蹈起來,各種彩色的紙炮被負責警戒的親衛們在廣場四周拉響,彩色紙屑滿天飛舞,喜慶的氛圍一下子在整個圖書館園林范圍內暴漲,場館內裝置的點燈同時打開了,所有裝置在假山水池里的噴泉,也一齊噴出了水花。

    于秋和一干剪彩嘉賓在大門前就位,拿著剪刀將被禮儀小姐橫托著,攔在圖書館大門前的那條扎著大紅花的絲綢剪斷,便率先邁步向館內走去。

    書,放眼望去,全部都是書,一排排高大整齊的書柜里,甚至還散發的濃濃的書紙香味,讓時辰出入皇家藏書館的眾位嘉賓也張大了嘴巴,不斷發出驚訝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