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重現

作者:隨良
    何涼坐在了錄像帶里,郜家緒的位置。夏澤軒則是坐在了范佘陸的位置。

    蘇易壬很配合地坐在自己當時坐的位置上。

    “游戲過程中,田黎夏和舟樅坐在一起。范佘陸挨著舟樅,郜家緒挨著你......”何涼尋著目光回想著那晚的場景。

    “對?!彼找茲苫氐潰骸拔頤怯蝸分械奈恢萌肥凳欽庋??!?

    “有什么特別的含義嗎?”

    “含義?”蘇易壬笑著說:“舟樅和田黎夏坐在一起這不用解釋。其他的差不多都是隨便坐的?!?

    “沒有提前安排過?”

    “都是隨意坐的,沒有刻意安排?!?

    “關于游戲內的道具,都是誰準備的?”

    “游戲道具是杜季蘭準備的?!彼找茲傷?,“她帶了不少小玩意兒?!?

    “那把刀也是?”

    “說起來,那把刀我也不大清楚是誰放進去的?!?

    “那為什么還要繼續玩下去?”夏澤軒好奇地問。

    “當時想著,是個游戲嘛。而且還能活躍氣氛,也就沒有太在意?!?

    何涼站起來,走到錄像機旁邊,“當時你們錄制用的,就是這個吧?”

    “是的?!彼找茲傷擔骸罷飧雎枷窕燦昧撕芫昧??!?

    “接著用這個機子刻錄下來?”何涼摸了摸電視機下方的錄放像機。

    “錄像機錄完之后,會自動錄制到錄像帶里?!彼找茲山饈偷潰骸爸灰敫魴∈本湍芡瓿??!?

    何涼摸了一下錄放像機的上頂,有一層淡淡的灰塵。

    “這個不經常用嗎?”何涼回頭問。

    “說實話確實不太常用?!彼找茲傷擔骸凹依鍥絞焙萇儆寐枷翊哦?,都是看有線電視?!?

    “這種放完一面之后,會彈到下一面嗎?”

    “會先彈開,然后自己再去翻面?!彼找茲傷擔骸笆遣皇遣惶獎??”

    何涼沒有回答,又轉到一直掛著白色幕布的一處。

    “這個可以看一眼嗎?”何涼指向白色幕布。

    “當然可以?!?

    何涼掀開幕布,和他心里想的一樣——一架天文望遠鏡。

    “這是我們幾個經常使用的設備?!彼找茲山檣艿?,“已經用了快兩年了?!?

    “我聽說,案發當天晚上,你們是要去賞星星的吧?”

    “是啊?!彼找茲商玖艘豢諂?,“本來約好看冬季大三角,可惜遇到了這樣的事?!?

    何涼蹲下身子往鏡頭里看了一眼,接著走到那臺燈旁邊?!澳翹焱砩?,這臺燈是放在哪里的?”

    “一直放在這邊?!彼找茲芍趕蚍考淶慕鍬?,“那天晚上覺得不太方便,就先放在一邊了?!?

    何涼繼續瀏覽著自己所能看到的細節,直到用手劃到那個吊燈的開關上。

    把燈打開后,何涼又將開關關上,“那天晚上一直開的是這個燈?”

    “是啊?!彼找茲晌弈蔚廝擔骸八勞蝗懷雋斯收??!?

    “線路故障?”何涼按下開關時,覺得并沒有異常的反應。

    “應該不是。后來這燈找人來修過了,說是接觸不太靈敏?!?

    “這樣啊......”何涼一副日有所思的樣子。

    “那錄制影像的時候,有沒有人出現反常的舉動?”何涼繼續問。

    “反常的舉動?你是指?”

    “比如說,眼睛一直看向別處,大概就是燈的開關的位置?!?

    “這個我沒太注意過?!?

    何涼聽到答復,雙手插到上衣口袋里。

    夏澤軒也開始了行動。

    他摸著每一張桌子上的紋路,仔細檢查椅子上有沒有多余的痕跡。

    “當時屋子里開了暖氣嗎?”何涼問。

    “暖氣?”

    “我看你們穿得并不是很多?!焙瘟顧擔骸壩Ω檬強伺??”

    “啊......??!”蘇易壬說:“確實開了暖氣,房間里很暖和的?!?

    何涼聽出蘇易壬的語氣有點微妙的變化,不過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他重新坐回了郜家緒的位置上。

    “當時燈滅了之后,你們每個人都待在位置上?”何涼問。

    “應該是的?!彼找茲苫嵯氳?,“整個房間暗下來之后,他們都很慌。只有我一個人站起來找開關了?!?

    “燈關上之后有沒有什么不正常的聲音?”

    “聲音的話,恐怕就只有范佘陸的尖叫聲了吧?!?

    何涼好奇的是,為何這樣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范佘陸還能準確地奪過刀,并且插在自己的腹部。

    如果范佘陸真的是奪過了刀,郜家緒也不可能什么反應都沒有。

    可是從蘇易壬的說法,包括錄像帶里的內容里看,郜家緒是過于淡定了。

    “會不會是郜家緒自己把刀遞過去的?”何涼猜想著。

    “可如果這樣的話,蘇易壬也沒理由叫的那樣大聲了?!焙瘟購蕓旆穸蘇飧魷敕?。

    “怎么樣?”夏澤軒湊過身來,“你覺得情況是怎樣的?”

    “這下疑點更多了?!焙瘟顧?。

    “看來確實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啊?!畢腦笮氐?,“警察們都解決不了的問題?!?

    “我好奇的是,這盤錄像帶是怎么傳出去的?”何涼疑惑道,“你們藏起了尸體,之后還特地把錄像帶送了出去?”

    “這個我也不清楚?!彼找茲甚酒鵜祭?,“我也很難想象,是誰告了密?!?

    “那有沒有人提過,類似自首的想法?”

    “可能是郜家緒吧?!本瘟溝奶崾?,蘇易壬一字一句地說道,“他一直嘟囔著說,我們殺人了,趕緊去自首什么的?!?

    “所以說,把錄像帶拿走的人,很有可能是他了?!畢腦笮?。

    “錄像帶是歸誰保管的?”何涼問。

    “就藏在倉庫里?!彼找茲傷?,“倉庫的鑰匙我就放在了我桌子上?!?

    “有幾個人知道這件事?”

    “他們應該都知道?!彼找茲紗涌詿錟貿鱸砍桌?,“我給他們都說明了情況?!?

    “可是那天晚上,鑰匙丟了,錄像帶也被拿走了?!彼找茲傷?。

    “我還想問一個問題?!焙瘟顧?,“這個錄像帶發行之后,僅有一盤。那么是誰第一個看了錄像帶里的內容?”

    “好像是一個單身男性?!彼找茲苫匾淶?,“我聽警官們提起的?!?

    “單身男性......”何涼把手搭在嘴尖,“是他報的警?”

    “應該是吧,具體的情況我也不太了解?!彼找茲苫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