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樂善堂

作者:畫煙
    看來,左縣尉仍然不敢確定張小凡是否握有他的罪證,對張小凡多少透著幾分忌憚。

    張小凡沒有說話,拿著左縣尉開的信條,得以成功進了監獄內。

    “譚智,縣衙門的張先鋒前來提審你!”滿臉橫肉的牢頭沖著一間逼仄囚室內的犯人冷喝。

    “夫君!”王雪靈一把撲了過去,隔著牢欄,淚眼婆娑的看著披頭散發,身穿囚衣的譚智。僅僅只是一天時間,譚智就已經變得失魂落魄,再無昔日的意氣風發。

    “干什么?不懂規矩嗎?”

    牢頭見得王雪靈隔著欄柱,與譚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他立刻怒聲喝斥。

    更是揮起手中的鞭子,想要打人。

    “你抽一鞭試試!”

    張小凡冰冷的聲音響起,手按霸皇刀柄。

    連胡人的隊正他都敢斬殺,區區一個牢頭,在他面前就跟一只雞鴨沒什么區別。只要這個牢頭敢動手,張小凡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揮刀斬下去。

    斷他一臂。

    那名牢頭嚇得一哆嗦,打開牢門,老老實實退到了一邊,再不敢造次。

    關在里面的譚智在短短的一天時間內,已經吃盡了苦頭。更是深刻的體驗到了監獄的黑暗。在絕望中,他也徹底認清了現實,明白自己有多么卑微。

    在這里,即便只是一個最普通的獄卒,都能把他收拾成死狗。

    一點點微權力,都會被無限放大。

    那名想要揮鞭打人的牢頭,居然被喝退了。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威嚴?

    譚智下意識的抬頭看向王雪靈身后,只見一名身穿官服的俊朗青年,有如一座山岳,屹立在那兒??瓷先ド跏峭?。

    在青年官員身后,站著三名高級官差,一個個臉色冷漠。

    譚智可是非常清楚高級官差都是源武者,他們在縣衙門的地位極高。

    三位高級官差都是敬畏的看著那名熟悉的年輕官員。

    “夫君,你落難后,我去求遍了你平日里一起喝酒,或者有交情的所有朋友。他們沒有一個人愿意幫忙,甚至有好幾個,更是無恥的想要打我主意……最后,我打聽到三妹夫當了官,地位很高,趕緊跑去龍草鄉求了三妹夫前來幫忙,這才得以進入監獄看你!”

    王雪靈聲音哽咽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那幫混蛋!”譚智聽了后,忍不住罵道。

    想起平日里給那些人送禮,請他們喝酒,一個個當菩薩供著??墑塹攪斯丶笨?,那些人一個個見死不救。

    更是無恥的打他老婆的主意。

    譚智猛地打了個激靈,幸好有著張小凡肯幫忙。否則,他的妻子還真有可能被小人所乘。

    “張……三妹夫不是一個源農嗎?什么時候當的官?就算當了官,他一個新入官場的人,地位必定極低,怕是也幫不了我。案子是縣尊親審親斷,幾乎不可能翻案……”

    譚智依然還是一副自命不凡的心態。

    只有他自己最厲害,別人都是垃圾。

    “你還不知道吧,咱們平縣官場的新貴,張先鋒,就是三妹夫。有他幫忙,比誰都有用?!蓖躚┝檣綠分竊偎黨鍪裁茨煙幕?,惡了張小凡。

    到時候,張小凡甩袖子不管了,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你說什么?張先鋒就是三妹夫?”譚智震驚的看向張小凡,眼神無比復雜。

    他的臉色更是精彩無比,不斷變幻著。

    這個一直被他瞧不起的三妹夫,現在居然成為了縣城最熾手可熱的新貴。無數達官貴人,富家小姐,都想要認識巴結的張先鋒,居然就是張小凡。

    譚智的內心充滿苦澀。

    如果說,張小凡上次購置了一畝靈田,還只是讓譚智感到嫉妒。現在的張小凡,他已經只能仰望。

    而且是高山仰止的那種。

    “三妹夫……謝謝你幫我!”譚智說這話時,羞愧得無地自容。

    再自私,再涼薄的人也有著自尊心。

    譚智想起自己以前的所做所為,再看看人家三妹夫,不計前嫌,愿意前來幫自己。他真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耳刮子。

    以前實在太混賬了。

    “要不是看在大姐的份上,我才懶得管你死活?!?

    張小凡坐了下來,開始詢問譚智一些細節??純茨芊窕竦眉僖┓紛擁南咚?。

    可惜那個假藥販子非常狡詐,沒有留下任何能夠鎖定其身份的線索。

    “那個姓趙的中間人住哪?”

    “中間人就是樂善堂藥店的老板,不過背景極大。他的表哥乃是縣丞署的二號人物,與官面上的各號人物都說得上話。他咬死了什么也不知道,誰也奈何不了他?!?

    說到這件事,譚智就特別氣憤。

    樂善堂?

    張小凡若是沒有記錯的話,王媛媛那位閨蜜,上次就是在樂善堂買到了假藥。

    看來,這個樂善堂有著很大的問題。

    別人害怕樂善堂的官方背景,張小凡不怕。

    又詢問了一些相關細節,張小凡這才帶著人離開。

    “媛媛,你陪著你姐先到她家等消息。我會處理好這件事?!?

    這回,她們倒是非常聽話。

    張小凡自是帶著陳虎等人,前去找樂善堂的老板不提。

    ……

    也就在張小凡剛離開,為首的城衛兵什長就跑去向左縣尉匯報。

    “縣尉大人,張小凡已經帶著官差找那個中間人去了!”

    “嘿嘿,那個中間人連楊縣令都奈何不了,他一個辦事員去了也是白搭?;拐嫻弊約菏俏匏荒艿納衤??”左縣尉一臉冷笑。

    本來,這件案子理應由他來偵破。

    不過那個中間人是個棘手人物,左縣尉索性裝傻充愣,不去管這檔子事。

    “縣尉大人說得是,張小凡肯定要碰一腦袋的包。只是偵破這種案子,是咱們縣尉所的職責,到時候會不會有什么麻煩?”

    這名心腹手下依然有些擔憂。

    “能有什么麻煩?他還能上天不成?不用怕,我們就等著那小子碰一鼻子灰好了?!弊笙匚靜灰暈?。

    在他看來,張小凡絕不可能在這件案子上有什么作為。

    與這件事情相比,左縣尉更在意四當家手中握有的罪證。那才是真正致命的東西。一天沒找到,他就總是提心吊膽。

    恰在此時,又有人走進營房。此人赫然是一名隊正。

    屬于左縣尉手下的兩大臂膀之一。

    “胡二,讓你帶人搜索四當家所有的落腳點,可有收獲?”左縣尉盯著走進來的中年男子問道。

    “已經把所有可疑之處都找過了,仍然沒有任何發現?!焙諫サ囊⊥?。

    “再搜,一定要搜到!”左縣尉怒喝。

    “遵令!”胡二一臉惶恐的退出營房,繼續帶著手下搜查四當家去過的每一個落腳點。他知道,不把東西搜出來,縣尉大人就要撤了他這個隊正。

    ……

    張小凡帶著手下直接殺到樂善堂。沒想到這家藥店的規?;雇Υ?,請了十幾個伙計,生意興隆。

    見得有官差闖進來,身形清瘦,胡子稀疏的店鋪掌柜起身迎了過來。

    只是他的臉上毫無懼意。

    “你們是看病還是公辦?”店鋪掌柜淡淡的問道。

    “把你們老板叫出來!”陳虎冷聲喝道。

    店鋪掌柜揚著眼睛打量張小凡等人,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想見我們東家可不是這么見的。便是縣尊來了,也得先送上拜帖。你們是在何人手下當差?看你們一個個毛毛躁躁,最好還是先回去打聽清楚了,再掂量一下自己有沒有在樂善堂放肆的份量?!?

    語氣中透出來的那份傲氣與驕橫,讓張小凡真想拿鞋子量一量這個老家伙的臉碼是多長。

    “拿下!”

    張小凡一聲令下,早就憋著一股勁,想要立功表忠心的管飛,第一個撲出,把店鋪掌柜按在地上。

    砰!

    “嗚~!”管飛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摔飛出去。

    沒想到這回碰到了隱世高手。這個看上去弱不經風的店鋪掌柜,居然是一位高手。

    足足兩圈氣芒在老者身上流轉不休。

    此人赫然是一尊二星源武者。

    捂著肚子,滿臉痛苦的管飛差點氣得沒吐血。別人一個個表忠心都那么容易,自己怎么就這么難呢?

    “對抗公差,罪加一等!”張小凡悍然出手了。

    二星源武者在他面前,反手就能鎮壓。

    砰砰砰!

    甚至都不需要施展源武技,直接憑借強大的修為碾壓這名老者。

    店鋪掌柜被打得鼻子流血,趴在地上像死狗一樣。

    陳虎與熊剛立刻撲上去,把他鎖了個結實。

    “老實點!”

    兩人把他控制住。

    “你是張先鋒?”店鋪掌柜盯著張小凡問道。縣城的厲害官差,他都認識。張小凡的實力如此恐怖,又很陌生。他立刻猜出了張小凡的身份。

    “老東西,你怕是還沒搞清楚狀況,只有我問你的份?!?

    張小凡被這個囂張的老者給氣笑了。

    即便被拿下,老者依然沒有半分當階下囚的覺悟。

    “說吧,你們老板在哪?”張小凡冷聲喝問道。

    問完后,他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扭頭一看,身后不知道什么時候多出了幾個手拿武器的護衛。一個個體表氣芒流轉,均是源武者。

    樂善堂賣假藥,卻一直沒人敢來找麻煩,除了有著很大的背景,店鋪更是供養著好幾尊源武者當護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