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魚油炸竹蟲

作者:青山亂步
    “哇,這里好漂亮!”

    進來巖洞,居然是個典型的喀斯特溶洞。

    燈光一照,洞內鐘乳石林立,各種石花、石幔、石鳥、石獸隨處可見,還有數十根鐘乳石柱快要吹到地上,引得幾人一陣驚嘆。

    胡可欣人生的頭二十多年都是在香江生活,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么生動壯麗的自然景觀,眼睛不由自主的發亮,跑上前觸摸著冰涼的鐘乳石,一邊興奮的說道:“我們真的可以在這里住么,這也太棒了!”

    金牧水看著到處欣賞美景的幾人,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這里有地下河,肯定會有魚,我去拾柴火,你們幾個去里面捉魚吧。

    對了,今晚不用搭帳篷,不能再讓阿民給你們做飯了?!?

    幾個人一陣的唉聲嘆氣,相互看了看,叫上搭檔朝著溶洞里面走了進去。

    周民聽著嘩嘩的流水聲,拿著手電往里面走著,很快來到了地下河的邊緣。

    往水里一照,河水清澈見底,雖然里面的確有魚,但河水的流速也快,周民見狀,趕緊的招呼眾人道:“千萬別下河,被水沖走就完了,大家去前面找水潭!”

    “知道了!”

    “好的!”

    大衛幾人高聲回應,回音在溶洞里交織在一起,黑暗中只能隱約分辨出眾人的位置,聽得周民一陣頭大。

    周民微微皺起眉頭,朝身邊的趙倩道:“跟在我身邊,別走散了?!?

    趙倩用力點頭,一把抓住了周民的衣服,不好意思道:“其實我有點怕黑……”

    周民微笑著點頭,帶著她沿著地下河往溶洞深處走去,過了會兒,薩北寧那一組出現在了前方,站在一個分叉口畫起了記號。

    薩北寧一邊畫記號,還一邊跟身旁的胡可欣解釋:“溶洞里四通八達,非常容易迷路,咱們做好標記,回來的時候就不怕找不到路了?!?

    胡可欣一臉崇拜的道:“薩老師你懂得真多!”

    薩北寧得意的后仰身子:“小意思的啦!”

    趙倩調侃道:“我看是薩老師你職業病犯了,教完趕緊一邊去,別堵著我們的路!”

    薩北寧斜她一眼,幽幽的說道:“我犯起職業病來是科普法律知識,你們還是不要看到的好,因為那時候可就大事不妙了?!?

    趙倩吐吐舌頭,四個人一起往前方走去,又拐過兩個分叉的洞口,前方出現了一個水流平緩的水潭。

    水潭之中,幾尾鯽魚緩緩地游動著,還有幾只透明的小蝦靠在水邊,不時地往前跳躍一下。

    幾個人安靜下來,周民怕驚擾到他們,低聲的說道:“你們打著光,我下去捉魚?!?

    三人點頭,分散開來站好,將一片水域照亮。

    周民挽起緩緩下水,慢慢靠近了一條體型肥大,看起來差不多有一斤多沉的鯽魚,雙手如電迅速下叉,噗的一聲將鯽魚撈起,害怕自己手滑,順勢就往岸上甩了過去。

    “啪嗒”一聲,鯽魚砸在了趙倩的腳邊,趙倩低聲的驚呼起來,連忙脫下了防護服,將地上拍著尾巴跳動的鯽魚包了起來。

    其他魚蝦方發現異動,紛紛逃離了周民所在的位置,周民見狀,只得繼續趟水,沿著石壁往里面走去。

    “??!”

    胡可欣猛地一聲尖叫,驚的其他人一個哆嗦,周民朝她看去,見她一臉驚恐,眼睛筆直的看著一處地方。

    借著亮光看去,一個褐色黑斑的怪物出現在他眼前,怪物身長半米左右,形狀酷似蜥蜴,在手電的燈光之下,渾身都是粘液的光澤,看起來十分的惡心。

    周民看了幾眼那只怪物,發現它的嘴邊露著兩排牙齒,目測很鋒利的樣子,心里也是一突,緩緩的退回了岸邊。

    其他三個人看著那怪物一般的動物,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紛紛的抱起了肩膀摩挲。

    薩北寧低聲道:“應該是蠑螈,我對這東西也不熟,保險起見咱們還是換個地方吧?!?

    周民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先走,我殿后?!?

    三個人頭皮發麻的緩緩退了出去,周民緊跟著出來,見那條蠑螈沒有追上來,還趴在原地一動不動,這才放下心來,抹掉了洞口的記號,又繼續前行。

    直播間里,有的觀眾一陣惋惜。

    “怎么這就出去了?”

    “可惜了,還以為周民會和這個大家伙干一仗呢?!?

    “前面的,你們想讓周民蹲幾年,什么仇什么怨???”

    “這玩意劇毒,就算周民干得過它也不能吃!這一大只下去,估計明天的節目就是直播他們的哀悼會了?!?

    “6666,直播追悼會牛X!想看?。ü吠繁C?

    “薩老師和周民組隊太穩,沒啥看頭,我去看大老師那組了~”

    “剛從那邊過來,大老師正寫遺書呢(笑哭)”

    “666,我也去看看!”

    不少人點開了大衛和張珺穎這組的直播畫面,頓時樂的前仰后合。

    大衛一臉淚水,跪在地上顫顫巍巍的寫著遺書,寫了幾個字后,哇的一聲,一頭扎進了張珺穎的懷里。

    他們倆進了溶洞后就悶著頭一陣猛沖,在溶洞里繞來繞去一陣,別說魚了,連地下河都給追丟了,現在還把自己給繞暈了,出都出不去,被困在這里已經快要一小時了。

    大衛受不了這種絕望的氣氛,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扎進張珺穎懷里就哭了起來。

    “嗚嗚嗚,珺穎,我們要被困死在這里了!可我特么還沒活夠呢!我好多想去的地方都還沒去過,好多好吃的好玩的都還沒試過,我婚都沒結!我才剛喜歡上一個女孩,都還沒跟她表白呢!”

    “不要怕,我們肯定能出去,到時候我幫你出主意跟那女孩表白?!?

    張珺穎拍著他的后背,朝攝像師道:“我們倆是真迷路了,能帶我們出去嗎?”

    攝影師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和你們一樣想出去,可手機和對講機都沒信號,咱們還是老實的等救援吧?!?

    大衛剛被張珺穎安慰好,此刻聽到攝影師的話,立刻又歇斯底里的大哭起來:“都等了快一個小時了,他們要來早來了,肯定是他們也找不到我們,我們完了啊……”

    直播間里的一堆人看熱鬧不嫌事大。

    “6666,攝影師你告訴我,沒有信號你是怎么直播的?用的外星黑科技?”

    “嘖嘖,連遺書都寫了~大老師這回是真的被玩慘了,他不會真以為出不去了吧?”

    “看起來挺精明一人,怎么會這么蠢,快要被他蠢哭了!”

    “張珺穎看起來很冷靜啊,就是不知道她心里慌不慌?!?

    “怎么可能不慌,攝影師演技這么逼真,換了我我也慌??!也就是大老師太脆弱,張珺穎再不裝著堅強點,倆人就真的沒法活了。不過她這波很圈粉呀,有點喜歡上她了?!?

    另一邊,白遠山已經抓到了兩條魚,帶著孟雪往回走著:“咱們剛才總共拐了十二道彎,分別是左右左右……”

    孟雪贊嘆道:“小白你記性真好,要是只有我一個人,肯定找不到回去的路?!?

    白遠山不好意思的撓頭:“總共就十二個字,分成兩句,一句六個字,也不是很難?!?

    兩人說著,不知不覺來到了大衛他們所在的路口,看到大衛抱著張珺穎哭的稀里嘩啦,頓時有點發蒙。

    “小白,雪姐!”張珺穎看到兩人,立刻驚喜的叫了起來。

    大衛更是激動的爬了起來,上前一把抱住了白遠山,獲救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總算看到活人了!快帶我們出去,我一秒鐘都不想呆在這兒了!”

    看著遇到一起的兩組人,直播間里一陣的失望。

    “這都被他們碰上了,大老師運氣真好?!?

    “再玩下去大老師就真崩潰了,這樣剛剛好……”

    “小白腦子這么好使的么,他好像一次都沒走錯過路?!?

    “應該又是一個學霸沒跑了,他電視里好像也一直演學霸,沒想到居然是本色出演?!?

    這時,金牧水已經背著柴火回到了溶洞里,還拿著一節竹筒,里面不知道裝的什么。

    其他人陸續的回到了洞口匯合,紛紛拿出了自己的收獲。

    周民和薩北寧兩組收獲頗豐,抓魚的同時還順帶撈了不少的蝦蟹,足夠四個人吃一頓飽的。

    孟雪和白遠山一人一條小魚勉強可以糊口,大衛和張珺穎就慘了,不光什么都沒抓到,好耗費了不少體力,眼巴巴看著其他人的食物,一臉的沮喪。

    金牧水見狀,拿著竹筒來到了兩人身旁,壞笑著說道:“沒抓到魚嗎,沒關系,我提前就想到了這種情況,特意給你們準備了豐盛的晚餐!”

    聽到“豐盛”兩個字,幾人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胃里都跟著有了反應。

    薩北寧干嘔一聲,一臉不滿的道:“金老師你別膈應人了!”

    其他人也是怒目而視,金牧水見狀,無奈的聳聳肩,說道:“確實很豐盛呀?!彼底拍每宋孀≈褳駁氖?,里面撞了滿滿一桶白白胖胖的蟲子。

    “呀,要死了!”

    趙倩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趕緊的躲到了周民身后,其他人也紛紛露出惡心的表情。

    只有周民眼睛發亮道:“這是竹蟲呀,三水你從哪弄來這么多!”

    “費了我好大功夫呢才抓到的?!?

    金牧水笑吟吟朝其他人道:“竹蟲的營養是牛肉的十幾倍,而且非常美味,我們小時候經常捉來用油炸,一口下去滿口都是油香?!?

    趙倩驚恐的搖頭:“我寧愿挨餓也不吃這東西!”

    張珺穎苦笑著道:“你們抓了這么多魚,上哪挨餓去?我不想挨餓,給我幾條吧?!?

    金牧水分給她幾條竹蟲,說道:“穿成串烤著吃吧,真的很香?!?

    周民自覺地拿過了竹筒,跑到一旁架起了火,切下幾塊魚腹放在罐頭盒里烘焙,不一會兒就弄出了魚油,然后和金牧水圍在一起,煎炸起了竹蟲。

    胡可欣聞著誘人的奶香,在一旁看的口水直流,厚著臉皮湊上了前:“給我一只好不好,一只就好,我嘗嘗味道?!?

    周民用竹筷夾起一只煎至金黃的竹蟲,吹了吹熱氣,放到了她的手心。

    胡可欣一口放進了嘴里,嚼碎香酥的外殼,一股奶油的味道充滿了口腔,魚油的鮮味混合竹子的清香,頓時讓她享受了起來。

    “好美味!”

    胡可欣比這眼睛,久久不愿意睜開,生怕一睜開眼,香味就會從眼睛里跑出來一樣,看的其他人一陣的好奇。

    “真的有這么好吃?”

    張珺穎一臉的不信,串起竹蟲烤了烤,吃進嘴里,砸吧嘴道:“有點奶油味,確實還不錯?!?

    胡可欣一臉詫異,用一只大蝦和她交換了一只竹蟲,吃進嘴里,有點失望的說道:“還是煎的好吃?!?

    金牧水一笑,解釋道:“是廚師的緣故,小時候我奶奶炸的竹蟲和我們自己做的味道也不一樣,做的時候得看油溫和火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