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各方反應

作者:悲丞相
    渦潮忍村被滅的消息,短時間內傳遍了整個忍界。

    雷之國,云忍村。

    三代雷影氣憤地一拳捶爆了辦公桌。

    “死了十二個上忍,你跟我說一個封印忍術都沒得到?”

    “雷影大人,漩渦一族將所有記載著封印術的卷軸都破壞了,我們翻遍了整個渦之國都找不到?!閉蚶子氨ǜ嫻納先探饈偷?,“而且他們都是硬骨頭,嚴刑拷打根本不管用,我們也沒有足夠厲害的幻術忍者能讓他們說出來?!?

    三代雷影氣得又捶爆了墻壁。

    “人質呢?就不會抓人質去威脅他們嗎?!”

    “人質也沒有,也不知渦潮忍村是如何做到的,所有非戰斗人員都不在,我們活抓的幾個漩渦一族,也找機會自殺了?!蹦巧先唐涫狄埠芘呂子敖酉呂匆蝗痛繁?,但還是咬著牙,戰戰兢兢地說道。

    不過他多慮了,雷影再暴躁,也不會對自己人動手,只是他真的很生氣,現在大戰已開始,卻損失了十二個上忍,而且這次事件還是由他牽頭,現在什么都沒得到,豈不是被笑死!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新一代人柱力布瑠比暫時還沒有暴走的傾向,看樣子控制的很算不錯好。

    ——

    風之國,砂忍村。

    三代風影聽著手下的報告,臉色一片陰沉。

    同樣地,他損失了許多上忍,也和云忍村一樣,正在面臨戰爭。

    “這次虧大了!”嘆息一聲,揮手讓部下退下。

    “的確,分福和尚還活的好好的,而且已經多年沒有暴走過,我們砂忍本來就不太需要封印術?!鄙叭討兇釙靠蓯?,千代沉聲說道。

    “千代,目光可不能太短視,分福身上的封印并不是那么牢固,之所以那么久沒有暴走,是因為分福的能耐。但他現在年紀也很大了,誰能保證下一任人柱力可以像他一樣優秀,誰都無法保證?!?

    三代風影又嘆了一口氣說道,砂忍村由于資源缺乏的關系,一向都是走精兵政策,這次一下子損失那么大,也不知道要心痛多久。

    “風影大人,現在想那么多也沒用了,還是專注在戰斗上吧?!鼻Т暗?。

    “我知道我現在該做的事,別擔心,只是這口氣有點太難咽下?!?

    ——

    水之國,霧忍村。

    三代水影站在某處高地,俯瞰著整個霧忍村。

    濃霧將霧忍村的大部分面貌都遮掩著,只是三代水影雖然長年閉著眼睛,但他的目光,卻穿透其中,注視著其中所有的忍者家族。

    良久,忽然冷笑一聲。

    “輝夜一族死了四個,雪之一族死了兩個,鬼燈和照家也死了一個?!?

    “算了,世間事難得兩全其美,漩渦一族的剛烈早有預料,不過能削弱那些家族,也算完成其中一個目的了?!?

    “而且,我精研多年所開發的封印術,也不見得比漩渦一族差,等我找到合適的容器封印三尾與六尾,便讓整個忍界見識我們霧忍的恐怖!”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三代水影的笑聲,嚇得他四周的護衛一陣冷汗。

    這位可是心狠手辣的主,自從他擔任水影后,血霧之鄉的名頭可是響徹忍界。

    說句題外話,霧忍村的三代水影曾經是初代水影的護衛,其他四國的二代影,都是當初擔任初代影的護衛,而三代水影之所以等到二代水影死亡后才上位,很大原因是因為他的性格。

    沒有人敢質疑他的實力,畢竟是經歷戰亂時代而存活下來的人,然而他剛愎自用,極其自戀,這是霧忍村所有人一致認同的事實。

    ——

    草之國,草忍村。

    草忍村的首領看著陷入昏迷的紅發忍者,輕輕嘆了口氣。

    “所以我們在犧牲了幾個上忍后,得到的就是一位漩渦一族的忍者?”

    他的部下不是很敢回答,他很想說其他幾大國近乎沒有收獲,但他知道真的這么說,肯定要被首領捶一頓。

    看著手下沒擔當的樣子,草忍村首領又嘆了一口氣,雖然說這次很多忍村聯合在一起,但時間倉促之下,根本來不及掩飾,他們草忍的獨門體術,草影流爆破掌打在人體上的痕??墑竅嗟泵饗?,木葉肯定能從尸體上發現什么。

    “這個漩渦一族的忍者有什么特殊嗎?”

    “他的實力不算強,但是似乎體質有點特殊,能夠快速治療傷勢和恢復?!?

    聽到這話,草忍村的首領心情好了一點。

    “殘酷一點也沒關系,挖出他所有的封印術,同時好好研究他體質的秘密,如果真的研究不出來,那就保證他的血脈流傳下來,但是,他本人可不能活到他后代出生的時候?!?

    草忍村首領的聲音,充滿了冷酷。

    ——

    火之國,木葉村。

    火影的辦公大樓內,三代火影和幾位顧問,此刻焦頭爛額。

    本來戰爭開始后,木葉就已經在兩處戰場投入兵力了,在雨之國跟風之國、巖之國打,雨忍還偶爾出來刷一下存在感,而在川之國內也和砂忍對峙著。

    現在渦之國忽然被滅了,兩國作為堅定的盟友,木葉自然不能裝作什么都沒看見。

    但是,問題在于,木葉真的沒有兵力了,而且滅渦之國的敵人還是一眾忍村聯手,難不成要向全忍界挑戰嗎,木葉現在的火影叫猿飛日斬,可不是叫千手柱間。

    “團藏,派出根部成員去調查吧,手段再激烈一點也沒問題?!彼伎家換岫?,三代火影開口說道。

    蒙住一只眼睛,表情冷酷嚴肅的‘根’之首領,志村團藏微微點頭,充滿殺意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出。

    “根據不知火上忍傳來的消息,初步可以確定有三大忍村參與其中,現在木葉無法報復他們,但那些不知好歹的小忍村,我會讓他們見識木葉的可怕之處?!?

    “日斬,這件事你打算什么時候告訴玖辛奈?”這時,唯一的女顧問轉寢問道。

    “我等會便親自告訴她?!比照痘氐?,“唉!也不知對她會造成多大的打擊?!?

    “我反對,日斬,你就不怕造成九尾的暴走嗎?”團藏皺著眉頭說道。

    “反對有什么用,這種大事難道能瞞得過去?!”水戶門炎也發表自己的意見。

    “門炎說的對,瞞是瞞不了的,而且你們也別小看了玖辛奈,她可是很堅強的女孩,她能撐過去的?!?

    三代火影肯定地說道,同時,心里在想著,要不要將波風水門調回村子,這時候有小男朋友在,肯定能安慰玖辛奈的心情。

    不過隨后又想到,現在讓波風水門回來村子,豈不是送了個最好的機會給他!雖然兩人已經很明顯兩情相悅了,但兩人現在的關系終究還是處于好朋友不是嗎。

    自己可不能一手將兩人的關系推近一步,安慰什么的,自己這個閱歷豐富的火影做不到嗎。

    ——

    火之國海岸邊境線,秋夜小隊正收拾好行裝,他們有了新的緊急任務。

    渦潮忍村很明顯將無力作戰的老幼送走了,秋夜他們任務便是進入湯之國,搜尋這群人的蹤跡,將其帶回木葉安居,也有其他小隊從另外的方向進行搜索,秋夜小隊只是其中一支而已。

    “做好辛苦的準備吧,這次任務或許沒有戰斗,但我們不會有什么休息的時間?!背齜⑶?,秋夜對隊友說道,語氣明顯比平常冷多了。

    另外三人也是十分沉重,看見這種慘劇,就連戴都不鬧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