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醋意大發(2)

作者:林上初七
    但見傅承凱還在睡,何默先是愣了一下,想起了昨日發生的事情,表情平靜得讓人意外。她盯他看了會,冰涼的手指輕輕戳了戳他的鼻梁,嘴角微抿。

    便是察覺他的眉頭動了一下,何默這才小心翼翼地把手抽出來,又站起來走了幾步,才覺得活脫過來。

    另一邊傅承凱嘴角輕抿,故作剛睡醒的模樣,開口就問,“你怎么在這?”

    “你,你什么時候醒的……”突然而來的莫名心虛。

    何默繃著臉,穩定呼吸。

    傅承凱卻笑了笑,“怎么,你趁我睡著的時候做虧心事了?”

    “沒有。我沒有?!鋇ǖ胤袢?。

    “嗯,也是,剛剛的手好像被甩了一下?!備黨鋅勱嗆?。

    “……”何默不動聲色地松了哭泣,又被他盯得特別不自在。后知后覺想說是他牽著自己不放手的,但沒證據……于是她指著他的傷口,轉移話題:“你的腳,需要去醫院包扎。挺嚴重的。要不,你給孫廷打電話……我幫你打也行?!?

    傅承凱不動聲色地勾了勾嘴唇,這丫頭愣雖愣,還算機靈,知道趁機打自己手機的主意。

    “不用了,拍戲要緊?!備黨鋅呀盤Х諾降孛?。

    本還想讓何默搭把手,沒想到人家自己就過來了,這讓他心情變得更好。

    “你要是實在不舒服,我可以去和沈導說?!焙文僑險嫻?。

    傅承凱還是堅持,“你若是不放心我,這幾天就留下來照顧我?!?

    何默愣,“為什么是我?”

    傅承凱也想不到理由,反問她,“你不愿意?”

    何默想著手機還在他手上,迫于無奈地同意了。

    因為傅承凱膝蓋受傷嚴重,原本預定一個星期拍完的戲份,生生延遲成了兩個星期。

    這兩個星期,何默倒盡職盡責地做了傅承凱的跟班,把服裝組和道具組的活兒都做了,就連孫廷來到片場都只能站在旁邊。但他也不能走,傅承凱使喚何默,何默被傅承凱教著使喚孫廷,孫廷罵了句重色輕友之后開始使喚劇組里的跑腿,好像誰也沒占到誰的便宜。

    于是,何默與傅影帝之間的微妙關系變成了劇組閑聊的家常便飯。

    有時候嗑瓜子被孫廷撞見,大家都是一副吃石頭了的消化不良狀,想解釋又丟不掉把柄,一個個的臉都愁成苦瓜餅。當時孫廷看著就特別想笑,但還是忍著,便是等他們憋到極致,孫廷才悠悠開口:“這才是你們應該炒作的方向嘛。當初你們把我和何默搭一條線,把我害得多慘?”一眾如釋重負之后恍然大悟,猛地意識到傅承凱和何默之間的事既然能追溯到這么久之前。更有不少人感嘆傅影帝的演技是十分的好。

    現在誰都知道何默和傅承凱有貓膩,但誰也不敢說,只敢私底下打賭,到底是何編劇在追傅影帝,還是傅影帝在追何默。

    這個賭打了兩個星期,沒分出勝負。

    若說何默在追傅承凱,可何默實在規矩得很,傅承凱有活讓她做她就做,沒活的時候離傅承凱有多遠就多遠,且在眾人面前的舉止那是一個光明磊落。

    漸漸的,大伙也看明白了。

    傅承凱吩咐何默做的都是動動手腳的小活,費力氣的活都是孫廷在背,孫廷不想做的就吆喝幾個跑腿的去,幾番下來倒像是傅承凱為了讓何默留下來故意耍的把戲。

    但誰也說不準,畢竟那是傅影帝,演技是一流,性格也不是常人能拿捏得了的。

    幾番總結下來,眾人都覺著是何默吃了虧,常常用可憐的眼光看著她,既替她難過,又替自己惋惜。惋惜之后想起那是傅影帝,又開始羨慕起何默來。

    連著這兩個星期在這邊續租場地,沈尤方和幾個制片人決定繼續在這邊布景,把剩下幾場戲都拍完,眾眾演員都沒意見,傅承凱就更求之不得了。

    不過,前幾日被何默叫走的初燁,這幾日卻又出現了,雖然是工作需要,但傅承凱還是常常為此郁悶。

    理由很明了,他的腿腳已經利索了,哪怕他各種法子故意延遲傷口的愈合,但何默的照顧實在周全,沒給他私下破壞的機會。而在吃的方面,有徐明娟在負責,為了讓何默多吃幾口飯,他一不留神就被補了身子,連傷口痊愈了都未曾察覺。

    傷口愈合之后,何默直接就開口把自己的手機要回去,他哪好意思再藏著。

    眼下初燁也在這邊拍戲,戲份還不少。

    以前每到飯點,何默都會拎著飯過來找他共餐,可現在……初燁對她招招手,她二話不說,屁股屁顛的就過去了,半點留戀都沒有。

    孫廷見狀,頗有幾分幸災樂禍,“怎么,色誘失敗了?”

    傅承凱冷冷掃他一眼,丟了筷子,沒食欲了。

    而對面,初燁和何默吃得正香,初燁偶爾給何默夾菜,何默不勉為其難甚至欣然吃下也便罷了,竟還學著初燁的樣子給他夾菜。

    這在傅承凱這里還未有過的待遇。

    傅承凱臉色更差了,以至在后面與初燁的對戲中常常被導演喊停,“承凱,你的眼神不對。你們現在是戰友,不再是敵人!來,所有人,再過一遍?!?

    然再來一條,還是老樣子。

    連續NG了數十次,傅承凱都還沒找到狀態。這是前所未有的情況,與之配戲的伊蒙倒無所謂,只是急到了導演。

    沈尤方幾番欲言又止,臉色無奈。

    劇組里關于何默和傅承凱的流言他多少聽了一點,之前不在意,但現在看來,流言十有八九是有的,至于是哪個版本……沈尤方瞧了他們許久,沒能在他們三個人身上看出結果來。

    本想讓宋至去說說,然剛轉頭就見宋至一臉無辜地往后退,之后再無人敢上前。

    也是,誰敢去和傅影帝說戲?

    沈尤方想了想,還真只能求助何默。

    何默被眾人看得些許不自然,還是筱楚跑過來替自家師父說話,“默默姐,我師父最近心情不太好,你等會進去的時候勸著點,最好他說什么你就點頭,順著他點。不然他心情恢復不了,后面就更不好發揮了?!?

    居于筱楚這句話,何默進休息室后,果真傅承凱說什么她都點頭。

    諸如:

    “你們在一起了?”

    她和初燁住在一起,這沒錯。

    所以點頭。

    “你,喜歡他?”

    初燁是他哥哥,對她又不錯,豈有不喜歡的道理。

    她再點頭。

    “所以你進來疏導我,也是為了他?”

    這個說法……她進來雖不只是為了初燁,但說法似乎也在理。

    于是何默迷迷糊糊的還是點了點頭。

    最后的結果,傅承凱怒氣風發地把何默趕出了休息室,以至全場面面相覷。也不知何默給了他們怎樣的錯覺,竟讓他們一致覺得連何默都勸不了傅承凱那便無人能勸,傅承凱若是無人能勸,全劇組的人就得跟著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