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車是租的

作者:吃藕會變丑
    中午這會兒吳駿沒有接到訂單。

    王啟東在庫房這邊兒待命,他找的兩個裝卸工,直接去庫房外邊的陰涼地兒,鋪著硬紙板躺地上午休。

    吳駿坐著小板凳,跟王啟東閑聊,問他:“王哥,這兩天給我送貨感覺比你趴活怎么樣?”

    “強太多了?!蓖跗舳?,“咱倆也認識挺長時間了,我有什么說什么,趴活的時候一幫同行你爭我搶的,一天能拉到三五個活兒算不錯了,一個月下來,去掉油錢,也就賺個辛苦錢?!?

    王啟東倒是挺實誠,有一說一,沒跟吳駿玩心眼,吳駿也正是看中了他這點兒,所以才放心用他。

    要是他睜眼說瞎話,說跟趴活的時候差不多,吳駿就讓他繼續趴活兒去了。

    “王哥,以后跟我干怎么樣?!蔽飪ブ苯涌偶降廝?,“我這兒以后的業務會越來越多,準備籌建一個專門的貨運部門,你干了這么久的貨運,熟門熟路,這個部門,我打算交給你負責?!?

    “行,我跟你干!”王啟東跟吳駿接觸了幾天,知道跟著他肯定不會吃虧,見吳駿拋出橄欖枝,想都沒想就應承下來。

    “也不問問工資待遇就跟我干了?”王啟東的痛快勁兒很對吳駿的胃口,笑著問他。

    王啟東哈哈一笑說:“有啥好問的,吳總給多少咱要多少?!?

    “基本工資一萬,月底看效益和送貨量再單算獎金?!備跗舳喬追槍?,工資待遇這些還是先說清楚好,吳駿直接給他說了待遇。

    “沒問題!”聽到吳駿開出的薪資待遇,王啟東心里樂開了花,吳總果然敞亮。

    不算獎金,光是基本工資就比他平日里跑貨運多賺兩三千塊錢了。

    王啟東雖然實誠,但他不傻,現在跟吳駿合作賺的錢比開出工資要多,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既然吳駿已經打算組建自己的貨運部門,自己不加入,他也會找別人。

    等貨運部門組建起來,這錢也就賺到頭了,從長遠的角度來說,加入吳駿,是最明智的選擇。

    繼徐菲之后,吳駿又招募了一名員工,隊伍又壯大了一些。

    至于勞務合同這些,吳駿沒接觸過,對這些一竅不通。

    小舅媽干了多少年的人事工作,在這方面是專業,吳駿給董麗珠發了微信,讓她幫著弄一份。

    吳駿一說,董麗珠爽快地答應,不到半小時,發了一份電子版的勞務合同過來,讓吳駿去打印店打印出來就行。

    去打印店,花了20塊錢,打印了兩份合同,吳駿和王啟東分別在甲方乙方簽字,勞務關系正式生效。

    “吳總,以后就跟你干了?!蓖跗舳蘸煤賢?,一臉憨笑地說。

    吳駿笑著說:“王哥不用這么見外,以后該怎么著還怎么著,今天的運費給你單算,明天正式上班?!?

    “行,咱聽吳總的?!苯裉煲惶炫芟呂?,少說也有五六百塊錢,王啟東也不跟吳駿客氣,不要白不要。

    吳駿的電話響了,通話一分鐘,入賬兩千五,又接到一筆10袋兒大米的訂單。

    王啟東見來活兒了,招呼兩名裝卸工將車廂裝滿,跟吳駿要了地址,開車去送貨。

    吳駿在庫房盯到下午三點,吳廣坤提拉著拖鞋走了過來。

    “好家伙,動作夠麻利的,一下送了這么多貨過來!”吳廣坤一進庫房,看到地上碼放整齊的大米,驚訝地說了一句。

    “駿啊,來貨了你也不叫叔起來,要不是被尿憋醒了,我還跟家睡大覺呢?!蔽夤憷こ飪ケг掛瘓?,怨他不叫自己起來。

    “我閑著也沒事兒,在這兒盯會兒,這不是想讓你多睡會兒嗎?!蔽飪テ鶘?,把小板凳讓了出來,“二叔你過來坐?!?

    吳廣坤擺擺手:“不坐了,躺半天了,伸展伸展,你坐?!?

    叔侄倆一邊閑聊,吳駿一邊拿手機接單。

    一下午的功夫,王啟東送完一車,又回來拉了一車,晚上六點半左右空車回來。

    一下午的功夫,庫房這邊發出去321袋大米,吳駿手機上的余額增加了8萬多塊。

    大米的貨款,都是手機轉賬,或者現金結算,概不賒賬。

    想跟其他供貨商那樣月結,不好意思,你找別人家,我們鴻運大米只要現錢。

    出眾的品質,和親民的價格,是吳駿的憑仗。

    “二叔,你和王哥還有兩位裝卸工師傅去吃飯,我晚上還有事兒就不去了?!蔽飪ニ底?,拿手一卡,將一沓現金遞給吳廣坤。

    “吃個飯哪兒用得了這么多?!蔽夤憷こ槌鋈?,將剩余的還給吳駿,“這邊兒飯店我吃遍了,三百塊錢足夠了?!?

    “剩下的你拿著零花?!蔽飪ビ職亞夤憷ど弦驢詿?。

    “那行,叔幫你攢著,買樓買車,早點給叔找個侄媳婦兒?!蔽夤憷ば嗆塹廝盜艘瘓?,轉身招呼王啟東和兩個裝卸工,朝商貿街那邊走去。

    送走幾人,吳駿鎖了庫房的門,開著皮卡往超市那邊趕去。

    路過一家煙酒轉賣店,吳駿想到定在晚上八點的聚餐,將車靠邊兒,鎖了車,抬腿進去。

    “你們這兒最好的酒是什么酒?!蔽飪ソ藕?,直接向一位女店員問。

    “先生您好,歡迎光臨?!迸暝幣饈兜接齙醬罌突Я?,一臉殷勤地說,“我們店最好的酒是瀘州老窖國窖1573,您要來一瓶嗎?”

    國窖1573,吳駿也有所耳聞,也算高檔酒,一瓶要1000塊左右。

    “1573啊……行吧,就它了,給我來一箱?!蔽飪ヌ統鍪只?,問一臉欣喜的店員,“一箱多少錢?”

    “6129,我去給您取酒?!迸暝狽煽斕乇思?,轉身去后面抱了一個箱子出來,生怕動作慢了,吳駿改變主意不買了。

    吳駿掃碼付款,去接箱子,女店員不給,堅持要給送出去,還說不幫顧客送的話,老板會責怪。

    “你們老板也夠可以的……”吳駿也不為難店員,讓她幫著送出去。

    兩人一前一后出了門,吳駿帶著女店員來到皮卡車前,拉開了車后門。

    “先生,您真是太低調了?!笨吹轎飪ゾ谷豢乓渙酒破評美玫鈉た?,女店員臉上的表情很精彩。

    吳駿說:“車是租的?!?

    女店員:“……”

    這小子該不是司機,來給老板買酒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