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斬殺累?。ㄏ攏ㄇ笙駛?、求評價票?。?/h3>
作者:毛驢

    “血鬼術,殺目篭!”

    累雙手一拉扯,無數血紅色的蛛絲瘋狂旋轉聚攏,很快便形成一個牢籠,企圖包裹住東野云將其絞殺。(*小}說+網)

    忽然一陣冷風吹拂,累下意識的閉眼,再睜開雙眼。

    “人......人呢!”

    累不禁睜大雙眼,牢籠里面東野云的身影消失了,同時一股極度危險的預警從他的心間閃過。

    眨眼間,東野云揮動日輪刀,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什么???”

    上一瞬這個人類明明還與他相隔數公尺之遠,下一瞬卻出現在眉睫之間并揮刃斬擊,可想而知累心中的驚詫。

    “踏前斬,斬鋼閃......”

    東野云運轉日之呼吸,結合了踏前斬和抽足的步伐,瞬間來到累的面前,左腳向前踏出一個弓步,帶著赤紅色光輝的刀刃畫出弧度,平齊的往累的脖子斬去。

    出乎意料的沒有阻礙,如有神助般平滑,累的腦袋高高的飛了出去。

    “在被我刀碰到脖子的一瞬間,用蜘蛛絲先切斷自己的脖子嗎?”東野云眼神冰冷,敏銳的感知到累脖頸下方的一圈,被數個絲線連接著雙手的手指上。

    只可惜......

    且聽風吟,日輪刀上早就環繞著炎浪交融的疾風。

    “環狀出劍,面對疾風吧!”

    東野云的身形繼續扭轉,整整一圈回到揮刃的位置,原地憑空斬出了一道十多米規模的火龍卷風。

    這么近的距離下,累根本無法躲避,腦袋和身體兩部分輕而易舉的被吹向空中。

    就連遠處觀戰的蜘蛛鬼·姐姐,也受到了牽連,她拼了命的從手掌心噴射絲線,找盡周圍沒被狂風吹起的東西死死依附。

    “血鬼術,刻線輪轉?!?

    緊急之下,累沒有放棄抵抗,除了連接腦袋的絲線外,十根手指再發射出無數硬度最高的絲線,編織出漩渦狀的蜘蛛網,化攻為守的?;ぷ約?。

    “狂風絕息斬!”

    然而,正如飛天御劍流的神速拔刀術都是兩段,御風劍術也能看作是兩段,兩層旋風烈焰斬的擊飛敵人是第一段,而第二段正是御風劍術的奧義。

    東野云化作一道殘影,從地面上消失,瞬息間置身于火龍卷風之中。

    手中的日輪刀開始舞動,劍影綽綽的神速和洶涌澎湃的風之力,仿佛擁有著將前方一切都泯滅的氣勢。

    累身邊的漩渦狀蜘蛛網,連同著他的肉體部分,頃刻間湮滅。

    “轟!”

    良久,待到一切平靜,煙塵散盡。

    東野云重新落到地面上,一道紅色光粒沒入了眉心。

    【時空穿梭能量進度:29/100?!?

    【獲得50點狩獵點?!?

    累,死!

    下弦之五,斬殺!

    ......

    與此同時。

    東京,淺草,富人區。

    鬼舞辻無慘依舊坐在庭院中央的池塘旁邊,端著茶杯,抬頭望向夜空,賞月。

    “嗯?”

    突然,手中的茶杯炸裂,鬼舞辻無慘的臉上青筋暴起,聲音帶著絲絲冷意:“累,你就這樣子被殺了,一直允許你玩著過家家的游戲,讓你的上限止步于此嗎?”

    出于有著類似經歷的同情,他賜予了天生體弱多病的累,自己的血液,讓其成為鬼并失去記憶。

    可累卻執著于家庭羈絆,甚至將血液分給其它鬼,弱化自身的實力。

    這些行為他都允許了,不然以累被分到的血液,絕不可能只是個下弦之五,若是累不在那田蜘蛛山玩過家家游戲,而是多去外面吃人,踏入十二鬼月的上弦之列,也并非是件難事。

    但現在累死了,或者說十二鬼月的六個下弦,除了下弦之一的魘夢,全部都死在了那個叫東野云的“普通人類”手上。

    當然,鬼舞辻無慘現在不會還認為東野云是普通人類,消息也暫不知道東野云即將成為柱。

    他根據的是累臨死前傳遞過來的信息。

    左額上的斑紋!

    可以斬出宛若太陽般炙熱火焰的日輪刀!

    鬼舞辻無慘的臉色瞬間變得恐怖駭人,他回想起了一段相當難堪的記憶,心生怒意。

    “鳴女!”

    看著獨眼的鳴女驚慌出現,鬼舞辻無慘聲音無比冰冷,命令道:“去將全部的上弦和下弦之一的魘夢,帶到無限城?!?

    “是!”

    ps:感謝各位讀者大大們的鮮花評價票和打賞,非常感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