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3 朝聞道,夕死可矣……【1/5】

作者:三千桃花開
    加QQ3041446938可以催更交流,請用百度瀏覽器,或者手機百度看,后臺看到數據好更新,謝謝配合加QQ3041446938可以催更交流,請用百度瀏覽器,或者手機百度看,后臺看到數據好更新,謝謝配合茶館里,輕抿茶水,蘇木問道:“小二,前面的路,怎么封了?”小二見毛巾一挑肩上,笑道:“客官,是外來的吧?”“嗯?!彼漳鏡閫??!澳閿興恢?,前面五十里后,就是道家的地盤,要說這道家分裂為天宗和人宗,雙方約定每五年進行一場比試,這不今天正好是比試的時候嗎?!彼漳窘街糜謐爛?,轉身離開。小二收起銀兩,心花怒放道:“這公子不僅人長的俊朗,出手也是極其大方吶?!薄扒胺僥聳俏姨熳諏斕?,外人止步,違者格殺勿論!”手持長劍,身穿道袍的天宗弟子,劍指蘇木道。蘇木不說話,腳步不停的走去?!罷宜?!”那弟子大喝一聲,提劍殺來。蘇木看他,眼神漠然?!芭?!”這弟子毫無征兆的炸成血霧。其他的弟子,表情駭然,連連后退?!澳恪憔烤故撬??”有膽大的弟子,顫聲問道?!跋扇??!彼漳鏡??!昂?!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仙!”有弟子反駁道?!澳悄愕蘭倚薜氖嗆??我原以為道家會別出一格,沒想到也是世俗之人?!彼漳久殼敖徊?,那些人就會后退一步?!巴O?!再往前走的話,就別怪我們了!”“你們要是想死的話,大可上前來?!蹦切┑蘢用婷嫦嚓?,竟沒有一個敢上前。他們摸不清先前那人是如何炸成血霧的??床磺逭馇嗄曄僑綰緯鍪?。道家,天宗。內殿。赤松子正與逍遙子,對拼招式。突然,有位子弟匆忙進來,打斷二人的對戰,見兩人面色不善,這位弟子匆忙道:“掌門,有人打上門來了!”赤松子眉頭皺起,道:“何人?是陰陽家的人?”那弟子搖頭,道:“是位青年,自稱仙人!”聞言,赤松子和逍遙子大笑?!笆蘭浜斡邢扇撕??不過是以訛傳訛罷了?!薄叭貿だ纖槍?,將此人趕下山去?!背嗨勺鈾蛋?,再次與逍遙子交戰。不多時,那弟子再次回來,惶恐道:“掌,掌門,我們天宗數百精英弟子以及逍遙子前輩帶來的數十人宗精英弟子,外加我們的六位長老,全都戰敗!”“什么?!”赤松子和逍遙子同時震驚?!熬嗬敫詹潘垂思趕⑹奔??”赤松子問道?!笆??!卞幸W喲鸕?。十息時間內,擊敗這么多人。他,究竟是誰?難道真的如他所說,是仙人?忽然,他們的目光看向殿門位置。一位青衫白衣的青年,緩步走來。他的臉上,無悲無喜,仿若超脫于世俗之外,凌駕于眾生之上?!暗蘭?,天宗,赤松子,敢問閣下是誰?”“蘇木?!薄案椅矢笙掠胛姨熳謨瀉味髟??”“無怨無仇?!薄澳歉笙攣我宋姨熳詰蘢??”“擋了我的路?!薄案椅矢笙?,來我天宗有何事?”“傳道?!薄按裁吹??”“長生之道?!薄案笙履皇竊謁敵??世間怎么會有長生?”“那是你見識短?!薄骯?,可笑,你說你是仙人,那老夫就來會會你這所謂的仙人?!背嗨勺喲笮?,喝道:“天地失色!”霎那間。整間大殿,失去光彩,只剩下灰白二色。那弟子的動作,頓時變得異?;郝??!安淮?,倒是有了幾分神通的影子?!彼漳駒薜??!盎接?!”“啪嗒?!幣壞紋岷諫撓晁?,自虛空浮現,滴落在地。瞬息間,色彩浮現。天地失色就此破開,然而那滴雨水,并未就此散去,反而滴落的地方,被成片的向下腐蝕,深不可測?!芭距?!”“啪嗒!”一滴滴雨水浮現,腐的大殿千瘡百孔。那弟子好奇的去看那被腐蝕處的大動,不小心踩到邊緣,整個人倏然間,被融的尸骨無存、仙術,喚雨。以仙元為媒介,招來幽冥河水。一滴天仙死,十滴真仙死。百滴金仙死。非太乙金仙,不可碰。赤松子和逍遙子之所以沒死,全是因為蘇木操控著那雨滴,滴落在旁邊的地方,并未滴到他們身上?!翱吹攪寺??這就是神通?!薄跋扇說氖侄??!彼漳凈郵稚⑷セ接?,看著兩位目瞪口呆的人?!跋胙??”蘇木問道。從驚愕中回過神來,赤松子道:“道不可輕傳?!薄拔抑?,所以,這要你們自己去獲取,在東海之濱,有座桑海城,其內有條街,名為煙雨,你們去那條街找家叫做修仙網絡會所的店鋪,進去后,自會有人教你們如何修仙……”說罷,蘇木轉身離開。赤松子和逍遙子,兩人對視一眼。赤松子望著滿目瘡痍的大殿,嘆息道:“我天宗主張順應天道,無欲無求,但我現在心動了……窺探長生的道,這或許才是我們道家,最初的道?!薄拔以幸?,上書修行者,當與這萬物相斗,當與這天地相斗,當跳出蒼天的束縛……”“我曾以為……這不過是世人胡亂編週的妄言,可如今……那并不是憑空捏造出來的,或許,九州曾出現過修行者,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掩埋在長河中而已……““若是前人出現過修行者,卻沒有流傳于世,想來已是死在追尋長生之道的途中……逍遙子,你還敢追尋嗎?”“朝聞道,夕死可矣……”&bp;&bp;&bp;&bp;<b></b>(月4日到月日)&bp;&bp;&bp;